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NGLISH | 


心灵驿站
首页 » 心灵驿站 » 学员杨虹心路历程的分享
学员杨虹心路历程的分享
 
在写这篇分享之前,我的心情有些忐忑不安,这一次真的要在这么多朋友们面前暴露自己的限制和模式了吗?我之前那个在许多人心中自我成长的典范和标杆形象怎么办?从07年开始接触心灵成长课程以来,我幸运地遇到这个行业最棒的导师们,人生各个层面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可是在不知不觉之间,我也无意识地自满起来,我已经上过国内最好的课程,上过美国、印度最好的课程,这些形成了一个“我已经上过很多课,成长很多,我已经非常了解自己”的自我认同,在今年四月去上《绽放天赋》一阶时,我就带着这样的心态,觉得我的人生已经很绽放了,我来这里看看有啥新鲜的东西,主要是为了帮助其他人。
 
可是在五月的天赋二阶,上天安排了一个最适合的人——在我的生命中最缺乏的,带有中性能量的男性:朱利安.罗素老师给了我一记当头棒喝,瞬间我那个“我已经很怎样、怎样”的自我认同崩溃了,说实话,这可不是什么舒服的感觉,也不是那么情愿面对的!这一次,我看到了到今天仍有巨大影响的核心模式,首先归功与课程设计的巧妙,步步深入,让我这样自以为对自己很了解的老学员也无处可逃;当我用夸张地形式表演自己原以为了解的模式时,竟然发现了一层又一层更深、更精微的东西,那一刻的觉察我的冷汗都出来了!!
 
我看到我是如何无意识地编织这些模式之网,又如何用这些网困住自己,真正地作茧自缚!被这些模式束缚的人生如何能绽放呢?最多只能从一个较小的舒适区跳到一个较大的舒适区,然后管这个叫“成长”!课程最后一天晚间游戏,每个人都像孩子似的玩,我时而具有侵略性玩、时而不理别人;开始以为这只是游戏,后来朱利安过来对我说:你不是X,就是Y,能不能有些中间地带呢?我的自我,特别是那个“自以为自己很怎样”的自我听到这句话非常惊讶!很不高兴!很排斥!绝对不可能!我很生气,但生气很快就变成了悲伤,那是一份很深、很深的悲伤,悲伤的心告诉我:他说的是对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朱利安用他慈悲的眼神邀请我待在那个我不熟悉的中间地带,是的!在极端又在中间地带的我都被看到了!看到就是自由!这个合一的教导在此时活生生地展现在眼前!
 
在我的原生家庭,小时候母亲在我心中是天使,善良、有爱、为家庭付出一切;父亲是魔鬼,吃喝嫖赌五毒俱全,他们在我心中如此极端。而我人生的模式也是如此极端:投射在感情上,要不然就轰轰烈烈、飞蛾扑火;要不然就分手、坚强地没男人也行;跟好朋友不是热烈地彻夜长谈、掏心掏肺,就是很长时间不联系;总是从一个极端去到另一个极端。当然,这些年的学习已经令情况改善了很多,改善到我已经很舒服的地步,但并不代表模式已经不存在,只要模式依然存在,限制就在。心灵成长初期的我就像一个空的杯子,成长迅速,可是如果这个杯子满了又如何能装下更多的东西?感恩上天安排这样的机会让我真正看到自己,希望我无论经过多少学习都能做一个空的杯子。
 
感恩天赋课所有同学分享他们的生命模式,你们的分享触动了我的内心,表面的不同中又有多少相似之处?当Grace分享她的模式:“为了妈妈的需要,我可以牺牲自己的需要,但又不甘心,要证明这样的牺牲是没有价值的。”她觉察到为了母亲的需要,她可以改继父的姓,在这个模式的前半部分是对母亲的爱;但后半部分证明改姓这样的牺牲是没有价值其实是潜意识的小女孩对父亲的爱与忠诚。 这给我很多启发,我的模式又何尝不是如此?“不是X”代表了我对父亲的爱,“就是X”代表了对母亲的爱,回顾前半生就在这样盲目的爱与忠诚中活着,这个巨大的领悟这些天一直撞击着我的灵魂深处。
 
心理学家荣格曾说过:我们四十岁前都是为别人而活,四十岁后才开始为自己而活。我曾经以为我已经为自己而活了,但这次的领悟犹如禅寺里久久回响的钟声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也许真正的为自己而活是朱利安提醒的那个中间地带,也许还有更多、更多。期待,下一个探索的旅程,记得带上我的空杯!(永远的未完待续…)
------杨虹